九.九年级下学期

这本应是繁忙的一个学期,可对于一个心理已经被岁月城府掉的人来说,一个是个最没有意思和没有意义的学期了,记得过年就放了不到10天假期,就又开始进入了学习状态,人算是在崩溃的边缘,本是要好好学习的,记得下学期开学时数学老师说,现在距离中招考试还有几百天,但是很快了,从三位数变成两位数,再从两位数倒计时,时间很快的,大家要抓紧时间,做最后的冲刺!

那开学的前几天,我是鼓足了全身的力气,决定冲一把,可是放纵久了的人,怎么可能坚持住呢?没过一个星期自己便又一次堕落了。以前作业多,我还是写的,这个学期,我就开始偷懒不写了,记得作业一直欠着,本来是要补的,可是欠的多了便就不想再去补了,因为这么也补不完。

记得当时的辅导材料也是多的要人命,什么卷子,什么教案...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结束,自己就在心里默默祈祷,祈祷快点毕业。记得当时天天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就去接水喝,一节课就喝下去一瓶,下课再去接水。就这样,那段时间因为喝水比较惊人,所以自己的皮肤也白了些...

记得当时要天天出去给大家复印卷子(没办法,课代表就是给老师打工的),为了复印卷子便宜,我就和三班的数学课代表(女的.叫什么记不得了,能记得的就是她是冯双喜的...)于是我就离她好远走路,怕双喜吃醋...记得去那里复印卷子2毛(而且是双面的,觉得赚了)因为以前去的那家是3毛双面。我就收同学的钱,然后去复印卷子。对了我现在还欠大家一人4毛钱呢(现在才想起来,我那个包里还有18元是咱们同学的,钱忘退了,有要的,联系我手机13523437378这个号码或者13693986981我退给你或者给你冲一个QQ币!)

从这个学期开始,我就开始上课逃课了,英语课就跑到操场上打球,记得当时班主任常常去抓,我们就飞一般的再跑回来,记得当时最丢人的就是跑回来的时候看到贾雯倩,我就低着头一个劲的冲回班里,气喘吁吁的做到自己的特殊位置上。那时的我就开始讨厌学习(或者说是讨厌英语和文科了。)

时间很快,记得周六下午,我们上完数学课,老师给我们一人发了一个中招百日会战,当时距离中招考试还有102天,星期一来到学校,升完国旗,我们九年级留了下来,校长就给我们开了一个中招百日会战大会,记得当时忽然间觉得自己就要离开这里了,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回去后我写了《郑州市四十二中学毕业班中招百日会战》发表在了我的空间和郑州四十二中百度贴吧里,我刚才特意把这篇日志的网址复制了一下,如果有空就看看那是我当年写的日志。https://www.keinx.com/article/hundred-day-battle.html

第二天,我们黑板上就有了中招倒计时,99天,底下还有一句名言,现在记不住了。我又忽然间觉得自己好像荒废了似的,于是决定开始学习,但是时间真的不够了,考试天天都有,卷子一堆一堆,作业一包一包,睡的比猴晚,起的比鸡早。就为了一个中招。

记得快要考试了,我们照了毕业照,里面少了几个人,但对于我更重要的是少了徐超然,那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记得当时买毕业照的时候,我和郭元辉多为徐超然买了一张。

黑板上的99.98.97...40.39.38...20.19.18记得大家开始填报志愿了。我开始迷茫了,到底报什么学习呢?那天开了家长会,我妈回来对我说,老师说了,你的成绩可以上个普通高中,重点高中没有希望,你看怎么办,我犹豫了好久说了一句不上了,当兵去!我妈说不行,当时我脑子很乱,到底怎么办,上?普通高中?算了不去丢人了,上个3+2吧,于是第二天我给我妈说上3+2,我妈没有昨天那么生气了,说了一句自己的选择将来别后悔。我点了点头,就这样我来到学校和我的几个好朋友商量。

朱胜飞全班第一,徐超然回老家湖北公安了,于辉和我学习差不多,但是人家死要上高中,刘鹏力是个所谓的书呆子,自从上了初三就要点“傻了”。于是我问了郭元辉,他说我上什么他就上什么,于是下午英语课我就带他在学校展板面前抄选3+2学校。那是郭元辉第一次逃课,后来还被请了家长。记得我们当时选的专业有两种《计算机》《生物育种》计算机几乎所有学校都有,生物育种只找到了2个学校,都是外地的,当时我们商量,选择一个郑州市的学校,但是要离家远点。于是便选择了《河南信息工程学校》,记得老师当天发了这个学校的介绍,记得当时前面订了一个七位数的咨询QQ号,于是我就告诉郭元辉,7位数的QQ号,说明这个学校应该有实力,就上这个了!(后来才知道,7位数的QQ号20元就可以买一个...)。于是在网上填报志愿的时候我就和郭元辉同时填报了这个学校,而且我就填了一个志愿,郭元辉两个志愿都是这个学校,记得距离考试还有10天我就请假回家了,本说是回家复习的,但是一个要上3+2的人有复习的毅力吗?于是就跑到网吧上网。距离考试还有3天的时候我去学校拿准考证,那天我进入教室,后黑板上都是大家的手印,五彩斑斓,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当时好想哭,因为三年的朋友就要分开了,或许有些永远也见不到了。我也在黑板上画下了自己的手印。

记得当天下午我们发了准考证,我和郭元辉一个学校,也是一个考场。郑州市财经学校,那天下午我们大家把班里的书,报纸,卷子,辅导材料什么的拿出去买了30多元,把板凳桌子搬到了楼下,因为这个教室要重新粉刷。但是自己就只有一种感觉,四班解散了,人走了,教室空了,想起了士兵突击里面钢七连解散时的场景,四班他一直就站在这里,可今天他倒了,永远倒了!

那天晚上不像以前考试那样睡不着,而是倒下就睡了,第二天拿着准考证参加考试,稀里糊涂的,考的乱七八糟,最后476分。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我撕了我带的两本书,我太高兴了,我初中毕业了!我不知道将来该何去何从,但是我知道我的未来我自己已经决定,剩下的路需要自己去实践,毕竟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是我们下决心,要做四班最有出息的人,不敢干什么,都不能为四班丢人,不能为09届四班抹黑!

初中回忆录算是毛毛糙糙的写完了,更多的回忆没有办法写出来,因为他在我的脑海里,不需要记起,因为从来没有忘记。

2009届九年级四班的永久QQ群:17050403(幸福の肆班)不加外班学生,加入请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