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有些同学不要急,好酒是需要酝酿的。我会坚持写完的,最近学校机房出了点小事情,有点忙,请谅解一下哈~

八.九年级上学期

这是一个最漫长的学期,从7月22日就开始了,一直延续到来年的1月下旬。这个学期的漫长远远超过了想象,满脑子都是数学公式、化学公式、物理公式、政治概念、历史事件、语文注释、和满脑子的实验。唯独没有记住的是英语。

我曾经看过一篇《初三痛并快乐着》,那是在初三时买的杂志看到的。记着在那个炎热的夏天,脑子里就剩下了什么高中好,什么高中不好的念头,一个心思想上高中。除了语文和体育老师外其他科目的老师几乎换了个遍,几乎把所有的高手老师都压上去了,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做后选择了寇。

唯一感到快的是星期天,因为只放一天假,一天假什么概念,就是只可以睡一个懒觉,然后就睡到了11点半,洗洗吃个饭,然后就是写星期天的作业,直到晚上然后睡觉,每天继续奋斗!

我总会发呆的看着作业本,在我的桌子上满满的堆了一大摞。语文老师说:“星期天一天的时间,就给大家发两套卷子吧。不多,都这个时候了,别想着玩了。”数学老师也这样说,英语老师如同。历史、化学、政治、物理老师他们好像是说好似的,每个人说的都一样。就这样十几张卷子。那时的我不像现在这个样子,还会乖乖的写作业,做卷子。今天的我,远离“笔”这个东东好久了,或者说已经陌生了。现在除了使用键盘敲打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中国字了。

对于初三,到现在我还是很还念的,那时的我,已经开始向着计算机方向发展了,不过全都是自学的,说实在的,自学进步的速度真的很慢,如果有个老师教,还是会很快的。那是我最起码还那笔,虽说我的错别字是班里数一数二的,但是我最起码还会写自己的大名。张煊吧!现在自己的名字都写得很难看了。

记得当时早上起得很早要去学校跑操,就没有办法再去网吧了。早上5点起床,5点半到校,跑步运动到6点半,然后回班打扫卫生上早读,然后就是上课了,时间很仓促,没有让你歇息的机会,所有当你忙了就不会感到寂寞,唯独可以感到快乐的就是放学回家的路上和中午提前来学校时在学校门口等待开门了。这个时间也成了开学校MM与恐龙和谈论国家大事的时候了。所谓无话不谈,那时候的我什么都愿意与别人分享,记得和女生打个架,斗个嘴,都是家常便饭。

几乎班里的所有女同学我几乎都和他们“斗”过了~不能说我坏,只能说中国的教育只教会了我接收老师给的知识而没有去自己主动学习知识和创新知识的能力、

到了初三我也就有了“同僚”,这个同僚就是我的另一个数学课代表 于倩。她比我大,是个不错的女生,所以叫她于倩姐。现在想想挺内疚的,那个时候自己为了图省事,就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她,抱作业,改卷子,监督同学写作业...几乎都给了她。如果还有初三,我愿意一个人来弥补这个初三的遗憾。毕业后于倩是我在女生中最好的朋友之一。她真的很好玩,上课很认真。

记得当时自己很爱睡觉,上课就睡着了,天天太累了。我就趴在桌子上一会就入眠了,睡着了的我就忍不住流出了哈喇子~~我知道那是自己最幸福的时刻了,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睡梦中,多美呀!就是醒来后哈喇子不好收拾...

人总是这样,失去了才懂得珍惜,记得初三,我天天盼着毕业,可快要毕业了,自己又舍不得了。真的再想轰轰烈烈的再过一个初三。这次我希望和妞妞一块。

那时记得长和刘鹏力一起来往,他家较远骑着一个破驴,每天去早了,他就骑车或者我带他在外面转,记得有次晚上放学,他把车开开了,然后推着走,这个时候车座掉了,他立刻把车推到了我的手里,自己跑开了,当时的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回头一看,一群漂亮MM就在身后看着我,我当时十分尴尬...我恨不得一脚把这个破车提到地下道去,少丢我人...

记得那时的郭元辉,完全迷入了红色警戒和CF游戏了,天天都在谈论这些,而且上课在作业本字上画作战地图。我那时还算乖得,我们班其他的男同学已经开始放弃了,就一个个的向后面坐,而为就一直坐在这个特殊位置上,还坚守着最后的一点信念。记得坐在我对头的冯双喜也开始发力了,真的很认真,就是有点懒。那个时候化学老师常常批评两个男生顾剑桥和徐伟杰。顾剑桥是个个子高,不学习的家伙,全班倒数的。不过一开始还很认真的学习化学,化学学的还不错,自从那次和化学老师发生矛盾,事情就变了。徐伟杰是个上网、吸烟、泡妞,无恶不干的家伙,还会不时的去看“内涵的网页”。不过人很好,就是上化学课睡觉,老师就狂吵他,不过老师是他很让她感动,说是有一天晚上,老师回家晚,在校园里看到徐伟杰,徐伟杰问老师吃饭了吗?怎么还不回家之类的,让老师感动的内流满面。

下来就是那个“疯子”和她带的一群“疯子”了。我不说她的名字,大家应该都知道,就是天天买个什么小蛋糕,小面包,小奶酪之类的,带到学校和几个“疯子”一同分享,让人看了好像是过家家,或者说是幼稚...

剩下的就记得不是太清楚了。那是我最美好的记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