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

将这篇文章写在离开北京前,献给我一年的青春,献给在这里认识的所有人,献给还在北京为梦想奋斗的人,献给四季的光阴。从15年9月6日到北京算起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我仔细回忆了下,这段时间里我一共用过了五支牙膏。这或许就是天注定我在北京的长度。

一.野心驱使来北京

来北京前我在郑州从事过机房管理、无盘网络技术维护、打印机维修、上门电脑维修等和计算机沾点边的工作,但都因为不合口味每一次都干不了多久便离职了,也被别人看作是不踏实的表现(包括我女朋友),后来在一部书里面看到这其实是很多年轻人的通病,属于职业选择期的正常表现(或许是自己给自己的安慰吧)。每一次换工作都计划的很好,如何如何干,从什么起步干到什么程度,基本上就是一个每三个月的人生计划。但是后来都放弃了。至于为什么放弃,无非太苦太累、没前途、没意思。唯一能让我保持劲头的是路一直都是自己选择的。

时间很快,熬过了“各式各样”的工作,熬过了考驾照,到最后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熬的时候自己心慌了,又像之前那样开始计划着又一次的选路, 不踏实的本质又开始了。其实当时选择了很多,有一些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来,就是那种孩子般的天方夜谭,后来选择了学PHP,成为一名程序员,其实这个职业很早就有考虑过,但是被英语吓得不敢入门罢了。

野心是有的,开公司融资上市,哪个创业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但是说给别人听可以,自己还是装的沉稳一点吧。同样是抱着这种野心我选择了来北京,自然先是学PHP这门最简单的手艺了。“学习是最幸福的”这句话我现在深有体会。而且编程是可以很轻松让你获得成就感的事情,如果我将来的孩子是个男孩,我会从小教他敲代码。

孤身一人背个书包,拉个行李箱,里面还塞满了之前买来的编程书籍,这就是我来北京时的样子,不管生活条件多差,未来的幸福就在自己指尖下的键盘上。

二.学着敲代码学着思考

无休止的敲键盘,从白天到黑夜,笨拙的指法是能在键盘敲击声中唯一分辨我和其他人的办法,但这也给了我更多思考的间隙。如果我没有来这里,我就不会遇到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从16岁到36岁,他们操着不同的方言,有着千奇百怪的人生经历,让我重新开始理解和认识我眼前的世界,井底的那只青蛙跳出来啦。

在这漫长而又短暂的日子里我认识了很多有趣的朋友,随着敲代码的稳步熟练,我不只认识了很多英语单词(痛点),我也重新构建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这一点是我来到这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敲代码是一件需要耐得住寂寞的事情,我不会放弃,因为这是最简单就能改变世界的方法!我不想过多叙述我学到了什么知识,多么认真刻苦,生活多么糟糕,因为这些都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开阔眼界认识自我,这两个是你工作后很难在同时得到的东西。人穷就要多出去走走,这里的穷更多的指思想的贫穷!

编程没有终点,有的只是不停的学习新技术,这只是我编程生涯的开始而已,迎接我的是更多的新技术更多的不确定性。这或许也是我喜欢这个行业的原因,具体原因以后定会慢慢详说。

我听到过最多的就是抱怨,高中毕业高考成绩差没上大学的、在其他行业混迹了多年没有赚到钱的、辍学在家不想荒废人生的。除了抱怨生活的不如意,就是抱怨社会的不公平,但我可能和他们偏偏相反,随着年龄的增大,年少时的一腔怒火没有了,更多的是思考如何改变而不是抱怨,因为改变比抱怨更有效。当抱怨买不起名牌鞋的人看到没有脚的人后停止抱怨,这叫改变自己;当抱怨买不起名牌鞋的人不懈努力后创办了一家名牌鞋品牌,这叫改变世界。马云就是后者,我也想做后者,但我不做马云!

三.在一家失败的公司成长

我说出“失败”二字是基于我的世界观价值观的,希望不要对这家公司带去什么影响,毕竟我在这里付出过所以不言悔!这是一家什么都做的公司,可能也是一家什么也做不好的公司,当我一开始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辞职,但由于存量可观,加上我坚持辞职跳槽不是因为现在很糟糕而是因为未来更美好,所以没有那么痛快的选择离开。

现在想来我没有离开是一件正确的选择,因为在这里的半年时间我重新认识了创业,重新思考了开一家公司所需要避开的坑,说开一家公司很简单,但是开起来一家公司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最早看到公司什么都做,但什么都做不好的时候,我的理解是人手少应该专注做一件事,可是慢慢随着和公司一把手的交谈后才知道其实大家都是懂这个道理的,但是迫不得已还是要什么都做,因为就是“缺钱”两个字惹的祸!

之前在某个创业网站上看到过一篇文章是说创业者最不缺的就是钱,但是我觉得说的不太准确,因为不是所有的创业者都可以顺顺利利的拿到融资,并可以大手大脚的烧钱。滴滴如果当年没有融到资金,没有烧钱,现在就不会有滴滴!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求生存是这家初创公司最先要解决的事情,从接一些外包开始,再到做几个小项目换点钱是顺理成章的事。所以就成了一开始我描述的什么都做,可能什么都做不好的地步。

从O2O同城配送(干不过百度外卖和闪送)差点做成在线百货商城(对标就一下子变成了天猫和京东)、再到外包网站建设、外包农业物联网项目、MINI主机、微信打印(我唯一认可的项目),兜了一大圈子什么也没有做好。赚没有赚到钱我不清楚,工资按时发了就行。如果说留下来是为了找坑,那么现在看来能在这里见识到的坑也基本被我看了一个遍,总结了一个遍。

四.想开一家公司但再让我考虑考虑

总结的经验教训,是要拿来用的,所以开一家自己的公司就提上了日程,做什么,怎么做成了思考最多的事情。如何避免犯别人入过的坑?如何让公司生存下去?如何成功?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希望你看下去,因为这只能用行动来验证!

我想开一家真真实实只做一件事情的公司,除非公司大到和BAT一个规模的时候,要不就踏踏实实只做一件事情,而且要避免公司进入这个行业的潜规则里面来,做一个用户体验和技术为驱动型的公司,少一些浮夸多一些深入,少一些抱怨多一些改变。

其实这家公司已经进入了筹备的阶段,有望在16年年底完成注册。希望能用我的方式来经营这家公司,也有可能先在郑州找一份工作上班,然后容我再多思考思考如何去开这家公司。毕竟创业没有那么简单,不是有人说过吗,创业从40岁开始。

在我认为,一家公司初创阶段需要的是“独裁”,发展起来后需要的是“民主”!强有魄力的“独裁者”能够在短时间内让稀少的资源凝聚在一起,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更符合小规模刚创业时期的公司,但是当小有规模的时候“独裁者”可能就会拖累一家公司,或直接将公司带入绝境,这个时候“民主”才能让这家公司更好的成长,必须要有人或者制度可以限制某个人的权利,才能让公司更持久的生存下去,但当公司步入绝境或者危难关头,我们就又需要把这个“独裁者”请回来。公司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希望我可以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五.回家回家回家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对回家!很遗憾在离开北京的时候没有能和在这里认识的很多朋友一一道别,而且也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这是21世纪,通过网络我们的距离没有那么遥远,已经离开北京的希望你们在家乡可以找到更好的发展机遇,还留在北京的希望你们可以工作顺利,接管这座城市的控制权。

借用我很喜欢的一部电视剧《士兵突击》中的一句话:“人总是要分的,而且还会越分越远,见不着面,摸不着人,想得你抓心饶肝的,可是咱也在长啊,个越来越高,能耐越来越大,到时候想见谁就见谁,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从天南到海北就是一抬腿的距离。”,今天的分离是为了明天更好的相聚!

原本定于2016年年底回去的,但由于其他种种原因选择提前结束这段北京之旅,没有留下什么遗憾,一切都顺其自然。一年青春、五支牙膏、一家公司、21岁到22岁。把这一切都献给我用热血奋斗过的北京,我不爱北京,但我珍惜最后在这里的每一分每秒,因为下一次来这里可能就是带着孩子、妻子、爸妈然后把我这一年讲述给他们听,住在哪里、在哪里工作、平时都坐哪趟地铁,不知道那时我还能否一眼认出这里。

五支牙膏用完,我也该回家了,这或许就是天注定我在北京的长度!再见北京,郑州我回来了。